新西兰徒步爬山驴友日记:Nelson Blue Lake 第四天


5点多醒了,昨晚睡得很舒服,一咕噜爬起来看到屋外朦朦的蓝天,万里无云,我顿时起了精神,浑身又充满了能量!我和JASON都很兴奋,我们麻利地准备着早餐,鞋袜和衣服也都干得差不多了,其他人还都在憨憨地睡着,我们7点准时出发了。凌晨屋外非常寒冷,哗哗的流水声从四周传来,声音比前天明显大了很多,一束阳光照在前方高高的山顶上,红红的充满了朝气和能量,对比明亮温暖的天空,山谷里依然充满了冰冷的色调。

这条上山的步道(其实大部分根本就没有步道,只是有走过的痕迹而已,所以这条叫ROUTE,而不是通常的TRAMPING TRACK,如果冬天来冰爪和冰斧是必须的)本来就很陡峭,而此时山上似乎所有的地方都在往下流着冰冷的溪水,连下脚的地儿都没有,踩在泥土和石头上都很容易滑倒,只好踩在草上,但草下的虚实就只能搞自己的判断了。刚上山没一会儿JASON的一只脚掉进了草下的水坑里,好不容易晾干的鞋这下又泡“汤”了,他赶紧脱鞋把水倒掉把袜子拧干,他的手冻的发紫,哆哆嗦嗦半天才把鞋带系上。我们沿着大约百多米间隔的标杆(有些损坏消失了,有些不容易看到)奋力向上爬着,越往上水就越少,身体也逐渐热了起来。半路休息时回望我们住的HUT,才发现它的背面也是高耸入云的山峰,山上的一条瀑布好像直直的流向HUT的屋顶。接近步道的最高点时我们终于走进入了阳光下,“我爱阳光”! 我大声喊着,JASON也大声迎合着。

在这个马鞍形的最高点上最可怕的是大风,刮起风来能把人吹跑,幸运的是今天几乎没有风!阳光照在山顶的雪上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山上低洼处的积水静静的纹丝不动,映着蓝蓝的天空,几乎看不出区别来。当踩到一处水洼时才发现是一层冰,平平的像玻璃一样。走过最高点眼前即是陡峭的1000多米深的山谷,高山云海峡谷绿森林的景色一览无余,站在“巅峰”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山谷对面的群山在初升太阳的照射下蒸腾着,制造出大片大片的云雾,当这些云雾上升到山顶上时又很快消失了,云雾不断地在山间生成,上升,然后消失,每座山峰就像个有生命的巨人在一个清新明媚的早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如此惊艳的美景让我们完全陶醉了!我们俩兴奋地对着山谷大声喊着:“喂!…”。

Travers – Sabine Circuit plus Blue Lake in Nelson Lakes National Park – day 4

Travers – Sabine Circuit plus Blue Lake in Nelson Lakes National Park – day 4

下山的路似乎比上山的还陡,因为阳光还没有照射到山的这一面,每一块光秃秃的石头都被一层薄薄的冰包裹着,非常危险,我们小心翼翼地下着山,直到走到了泥土的步道上才放松加快了脚步。可不久又遇塌方路段,只好走绕道的近路,步道变得更陡峭了,所幸是在一片原始森林里(这片森林的很多树是白色树皮附着着绿色的苔藓,很特别也很漂亮!),有树干挡着,才不致危险。连续近千米的大下坡后,我的腿完全软了,坐在地上休息时双腿还在微微颤抖着,前脚掌也开始疼痛起来,JASON在后面不知滑倒了多少次。几个小时后终于进入相对平缓的地带,但由于昨天的大雨侵泡,路况极差,河水水位依然较高(但比起昨天下雨时的水位已经低了近1米多(从FAY的照片后来了解到)),终于一次过河时掉进水里(我平时很少完全湿鞋的),结果后面的路就更辛苦了,每走一步脚下就疼痛一次,估计起了大水泡但根本顾不上,因为后面的路还很长,我们必须把昨天的损失补回来,否则到不了蓝湖就是白来一趟了!我们俩都坚持着,边走边吃能量棒,直到West Sabine Hut(原计划在这里过夜的。今天发布这个日记前刚得到的消息,又一名德国人,一个20多岁的年轻女孩子在这里走失,已经多日生还无望!但愿奇迹出现!)我们才得以机会休息和晒到太阳。我们脱掉鞋袜,大八字躺在暖融融的DECK上,尽情享受着阳光的温暖!我们在房间里看到了FAY的装备,她今天该是轻装去了蓝湖。我们在这里休息了近1个小时,和住在这里的及从蓝湖回来路过这里的山友们聊着天,得知昨天因为大雨封路,那里的HUT超员,有人只好睡在了地板上;还有一些人因为河水泛滥没能过去,成“年终遗憾”!

午餐休息后,我们便继续向蓝湖进发,从距离上讲我们还没有走到计划路程的一半,可时间已经过去了6个小时,我们不敢怠慢,后面11公里左右的山路仍然有700多米的高差和情况不明的路况。好在这里的河水是可以喝的(何止是可以喝,简直就是最高品质的矿泉水呀!甘甜可口,还是冰镇的!有一次我看到一片看起来是湿的空地就想走过去,后JASON提醒我才发现有水而且还蛮深的!)我们不用背很多的水,没水了就随便在一个流入大河的溪流中或者河边舀上一壶。步道沿着河流弯弯曲曲上上下下在森林里穿行着,时而为躲避危险,忽然远离河流,爬到了山腰上,时而又紧靠着河流甚至掉进河流里躲了起来(岸边被冲垮后),让我们一通好找!我们一会儿走在软绵绵的绿苔上(四周围除了水就是绿苔)穿越着童话般的世界,一会儿走在沼泽地里,遐(瞎)想着是不是和某军走草地时的情景一样呢?一会儿走在坚硬的碎石上,两眼不停地扫着山上,生怕此时有石头滚下来。到了两河汇聚的地方,汹涌澎湃的河水发出巨大的声响,泛起高高的水汽,在阳光下折射出各式各样的彩虹。路上我们遇到了往回赶的FAY,她向我们展示了她昨天雨中过山时的“成果”,红肿的膝盖和脚腕,还有大大小小无数个被咬的疤痕(她皮肤过敏)。大约4个小时后我们穿过了数不清的小溪和四个大的山体滑坡终于到达了蓝湖的HUT。很幸运还有床位!我们扔下大包,换上防寒服(山谷里的光照很快就要消失了,一旦起风会很冷, 我同时还换上了涉溪鞋以缓解脚痛),拿着一瓶水和相机又立即出发了,我们要赶在蓝湖上的日光照消失前看到它,并还要爬一段单程大约2公里200米高的山坡去看另外一个更大的湖 Lake Constance。

几分钟后我们终于看到了日盼已久的蓝湖!她完全没有给我们太大的惊喜,她就静静地躺在那里,像水晶玻璃般清澈的湖面映着周围翠绿的植物,青青绿绿的,因为深浅和光线的反射呈现出不同的绿色,完全不是我想像中梦幻般的蓝色。我知道这是角度和光线的问题,我们最初来到的位置也只是能看到湖的一部分。于是我们绕着湖边在高高的水草里寻找着路(我差点陷入沼泽里),走到一个露营地后仍没有走出高山的影子(反射不到蓝天就没有蓝湖),而要走到湖的侧面好像要很远而且看不到有路(其实是因为当时太累了,头脑发呆,完全丧失了探索的欲望,有些后悔),于是我们决定先去完成那个更远的湖,等回来后有时间再来探索。我们用尽了浑身最后的那点力爬到了湖前面最高的山坡上,还好没有让我们失望,一壁以暗黄色和灰白色为基调的印象派油画般的山崖横贯全湖,山顶的片片白雪和半山的阳光与阴影把整座山打扮得缤缤纷纷,使峭壁下蓝灰色的湖水显得异常的沉重,而此时最远端的湖面上还剩下一抹阳光,把那里的湖水照得像蓝色牛奶一样。

很快,那点阳光离开了湖面,天气越来越冷,我快速地拍了几张照片便开始往回赶。幸运的是我们在返回的路上看到了蓝湖的全貌,它像个蓝色的水晶葫芦,晶莹剔透,是不是哪个天使的爱物不小心从天上掉在了这儿的山谷里?!我们几乎挣扎着下了山,当路过一片滑坡碎石带时我意识到从这里可以走到蓝湖的那个最美妙的观景地,但是我们完全没有那个欲望了,我现在唯一想做要做必须立刻做的事就是躺在床上!

经过近11个小时的艰苦跋涉,我们终于躺在了床上,应该是完全瘫在了床上,大脑已经不会思考了,沉沉的浑睡了几十分钟后又被饥肠辘辘的肚子叫醒了。我吃完额定的晚餐后仍然感觉没有吃饱(吃得太快了),于是又翻出一包饼干伴着杯热茶慢慢地感受着食品的美味直到满足了胃的需求。我突然想起了我的登山杖和帽子,我完全忘了把它们放在什么地方了,我到处找,最后在外面的雨水罐傍找到了。屋外门前的草地上摆满了袜子、爬山靴、鞋垫、湿衣服和毛巾,因为只有那里有阳光。屋里12张床位住了11个人,来自加拿大的MARK 和JANE今晚也住在这里,我隔壁床的一对情侣来自美国,他们每人背着大约30公斤重的巨大背包,每个背包里都有艘充气船!还有水鬼服、泵和划桨等装备,他们要划遍这里所有的湖,真不可思议!我的上铺是个德国小伙子,安安静静的,从没见他和谁说过一句话,他的晚餐是一整袋(超市里卖的那种最常见的大约700克一袋)的面包片加西红柿奶酪等!还有个女生总是安静地趴在床上看书,偶尔和别人说笑几句。最热闹的是来自欧洲的一个三人家庭,他们的晚饭是大量的干蘑菇和很多配料做的酱汁浇在意大利面上,哇,简直不忍心看!徒步距离:19.41 公里,累计爬升高度:1500 米, 总耗时:10小时42分,难度系数:5.47  H

Say something whatever you like or don't lik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