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徒步爬山驴友日记:Nelson Blue Lake 第三天


我像死猪一样一觉睡了11个小时,起床后顿时感到浑身的酸痛,这时才发现两个肩膀相同的部位都被背包磨红肿了(背包带没有调整好的结果)。炉火早就熄灭了,屋里冷冷的,外面依然风雨交加。吃过早餐后我和JASON商量着,如果在雨天跨过Travers Saddle(Alpine Pass)那么我们将看不到任何我们期待的高山美景了,损失太大,不值得这么做,于是我们决定原地休息直到天转好后再走(已经得知后三天都是晴天),用第二天加倍的辛苦换回高山美景!这下我彻底放松了,抱着杯热茶坐在长凳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外面。FAY可能是考虑到她的腿伤,担心第二天走不到蓝湖,毅然决定冒雨走过去,剩下我和JASON在屋里发愣闲聊,我们猜测今天不会有人来这里了,大概只有我们俩在这里过2014年的最后一天了(真该带瓶酒上来!)。中午时分,我惊呀地发现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出现在那片浅黄色草地的边际,我兴奋地惊呼着,“有人来了,有人来了”!

我们今天迎来的第一位“客人”是个30多岁的ENGLAND人,操着明显的ENGLAND口音,非常健谈,一进门就话不停地讲他这几天的经历,大概两天没人和他说话了,还好JASON的英语完全没问题,不然他和我说不清会急死的。他换掉所有的湿衣服(身材很好),从大包里拿出几大盒食物和一堆的袋装食物,居然有咖喱肉、腌菜还有生的大米!OMG!简直不可思议!后来又发现他会说中文!!哈哈,我们干脆中文聊天了!原来他曾在台湾教了几年的英文,结果顺便学了中文也学会了吃中餐和做中餐。他拿着小半锅的大米加了很多水放在他的小炉子上煮了很久(他到底带了多少的燃料呢?)之后和咖喱菜混合,盛在一个大盘子里,像小山一样,他边吃边说,我有很久没吃东西了!在他吃饭的功夫,雨里又出现了两个身影,一对儿70多岁的新西兰老夫妇!他们来深山的目的是去看望一个以他们的爷爷命名的HUT,里面有他们家庭的历史记载,原来他们的爷爷曾是当年新西兰非常有名望的一个TRAMPER,真的是名人TRAMPER的后代呀,佩服至极!接近傍晚时分,又来了两个20多岁的年轻女孩子,一个来自德国,一个来自南岛的DUNEDIN市,俩人把背包放在门口后竟然没有急着进屋来,而是一个直接奔那个小铁皮屋里砍劈柴,一个在木屋周围到处捡小树枝,他们在做生火的准备。他们进来后抱着湿湿的劈柴和我们打招呼,但显然他们不会生火,我连忙向他们解释我已经劈好了干燥的劈柴,只是现在还不到最需要的时候(通常要等到吃完晚饭后睡觉前那段时间最需要),因为能生火的大块干燥劈柴已经不多了,但看着他们湿漉漉的样子我决定提前生火。这下屋里越来越热闹了,大家叽叽喳喳地聊着,彼此讲着各自的经历和计划。炉子里的火焰越来越旺,屋外的缕缕青烟被风吹得四处乱跑,那个德国女孩子迫不及待地一屁股坐在炉子上,她屁股下面一下子生出很多蒸汽来,大家哈哈笑着!

Travers Sabine Circuit plus Blue Lake in Nelson Lakes National Park

Travers Sabine Circuit plus Blue Lake in Nelson Lakes National Park

天渐渐黑了下来,铁炉子已经烫的不能碰了,我把最后几块大木料放入炉中,封好炉子,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和屋外的雨声很快把我们带入了梦香!

Say something whatever you like or don't lik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