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徒步爬山日记:北岛Ruapehu环山步道冰瀑探索


PING 09/08/2014 周六

八月, 南半球的新西兰依然是寒冷的冬天,但这正是我们爬雪山的好时机。两周前,我们Tramping Group的顾问Eric领着一队人去了U2U(Umukarikari Track to Urchin Track In Kaimanawa Forest Park)步道,回来后,他情绪激昂眉飞色舞地讲述雪山的魅力,听得我们俩脚底痒痒,迫不及待想尽早一走为快。

出行前的一周里,Derek每日关注那边的天气情况,我们的行装早已备好,就等好天气了。感谢主,天公作美,昨天的气象预报说周末两天都是好天气,我们俩欣喜若狂,于是约了Jason一起出行。

凌晨4点,手机的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强忍着困倦挣扎地爬起来, 匆匆吃过早餐,在5:45与前来汇合的Jason一起披星戴月踏上征程,驶向奥克兰以南三百多公里外的Whakapapa Valley。由于需要大约4个小时的车程,所以Derek今天选择了一条较短的步道,这是围绕Mount Ruapehu的Round Mountain Track的一小段,主要是去欣赏被冰雪冻住的瀑布,然后今晚我们将留宿在雪山附近的一个小镇,明天则是我们正式的雪山之行U2U步道。

路上漆黑寂静,开出一个多小时后天才大亮。隔窗而望,碧空白云,草树滴翠,农舍的炊烟袅袅缭绕… 先前的无聊立即烟消云散了。又两个小时后,当我们接近了Tongariro Forest Park时(这里距雪山很近了),就像过了个"分水岭",气温骤降,寒气逼人,车上的温度计显示摄氏零度,比我们出家门时下降了6、7度。车行入山谷时阵阵浓雾袭来,Derek减慢车速小心驾驶着,好在不久开出了这片雾区,像这样捉迷藏似的雾中行,在上上下下弯弯曲曲的山路上频频相遇。

昨夜的一场雪给大地披上了银装,白雪覆盖着的群山肃然壮观,著名的Mt Ngauruhoe山(The Doom)在碧蓝的天空下俊俏屹立,皎洁晶莹,路边的草木披着白衣,清新优雅,到了这儿才真正感受到了冬天的味道(因为奥克兰的冬天几乎没有下雪的时候)。

进入Tongariro国家公园后,上山的路面结了薄薄的冰,所有的车都不得不慢慢地爬行着,汽车排起了长龙。我们这时意识到在结冰的路面上车要慢慢开但不能完全停下来,停下来就很难再启动了。偏偏这时我们前面的一辆车原地打起了转儿,Derek不得不将车停下,这下我们的车也动不了了。于是Derek让我和Jason下车推车,当我们正准备迈下车时,路边迎面走来两位身穿羽绒服头带毛线帽的年轻洋人游客,示意我们不要下车,他们帮助我们推车。在他们俩的推动下,我们的车又重新启动了,我和Jason一时躲避了车外的严寒,因为我们从奥克兰一口气开来,还没来得及添加衣服。

越向前开越艰险,用”寸步难行”来讲一点儿也不夸张,为了安全,也为节省时间,Derek决定我们的车要装防滑链。我们把车开到Chain Hire Station,先排着车队租防滑链,之后有工人过来把两条链子分别装在汽车的两个前轮胎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并见识给汽车轮胎装防滑链呢!这个季节他们的生意好红火啊!后面长长的车龙都在等待租防滑链,工人们忙得不亦乐乎!

Derek缓缓地开起带防滑链的车子,他说感觉好像是开拖拉机,车子在路面上发出嘎啦嘎啦的响声,虽然慢些但感觉安全多了,但可比没有防滑链时走得快多了。本来后面这段到停车场的路只需半个小时,因为糟糕的路况和排队装链子花费了我们一个多小时。

绝大多数的人是去雪山滑雪,只有我们右转进入了路边Round Mountain步道口路边停车场,这里空无一人,只有一辆汽车孤零零地停在那里。我们停下车,时间已是11点了,当我下车准备取出后备箱里的衣服和靴子换装时,光滑如镜的地面让我打了个趔趄险些栽个跟头,刚稍站稳,差点儿又被凛冽刺骨的狂风吹倒!忍着寒冷,我离了歪斜、哆哆嗦嗦跑到车后备箱取了背包和靴子,连滚带爬地又钻回车里。气象预报说今天山上的风速是50公里每小时,可雪山上的这个风速可跟平常说的风速不是一个概念啊!躲在车里我们几乎把带来的所有能保暖的衣物都穿带上了,换好爬山靴和钉鞋(冰爪)后爬出了车,这时的我们看起来像三只大笨熊,平素一向注重仪表和形象的我,现在啥也顾不上了。

狂风卷着雪沫刮打在脸上冰冷刺痛,透不过气来,Jason的手大概已经冻僵了,怎么都系不上风雨衣的帽子,让我们帮忙,我的手刚拿出手套要帮他时就被冻的生疼,瞬间指尖都麻木了,根本就拉不住他帽子上的绳子,只要又缩回手套里,换Derek来帮忙,还好他急速地拉紧绳子给Jason系好了帽子。

站在步道的起点,迎着呼啸凛冽的风雪,我眯缝着眼睛抬头远望,整个一片苍茫冷寂的白色沙漠啊!我心生恐惧,这天儿还能爬山吗?可我们开了那么久的山路来到这里,真不舍得放弃啊!只好听Derek的话:我们还是走走看吧!

深一脚浅一脚,我们开始跋涉了,山上光秃秃的见不到一棵树,连躲避风寒的地儿都没有。昨夜的雪覆盖了整个大地,步道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还好DOC做了很好的标记,大约一两百米一段路就竖着一根一米多高的蓝色细杆儿,顶上有一个橘黄色箭头的路标。我们尽管从一个路标走到下一个路标,之间看不到一点track的踪迹,但也不至于迷失。

今天是我第一次穿钉鞋(冰爪)爬雪山,起初我有些害怕,担心不适应被它绊倒,没想到我很快就适应了,钉鞋好像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踏在雪地和冰面上感觉很扎实稳固,再不用惧怕滑倒了,若不是今天有大风的话,我步伐一定会更稳健的。

两个多小时的风雪跋涉后,我们终于在离开步道(OFF TRACK)的一个山谷里找到了第一个冰瀑(瀑布的水流被冻成了冰柱)。抬头望去,平日里飞流直下的瀑布,此时已经变成了无数的冰凌和冰柱悬挂在岩壁上,甚至还可以看到狂风吹过水流时结冰留下的风的痕迹。水流顺着风向在高高的岩体上冻成了巨大的"冰胡子";瀑布下面的水潭也已经成了冰雕的世界了,水潭周围无论是绿色鲜活的植物还是已经枯萎的黄色杂草都被冰包裹得严严实实,像玻璃花一样晶莹剔透,以他们原有的姿态保持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们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地走在垂挂着冰凌之下的水潭和水溪旁边儿,唯恐这些锐利的武器掉下来"击中"我们。

是吃午餐的时间了,转了几圈子也找不到一处避风的地方,索性我们三人就都坐在一块冰冷的大岩石上吃起了几近结冰的三明治,我的脸快冻僵了,说话和咀嚼也不灵活了,拍照时,笑比哭还不如,还好刚才已经走热了的身体还能顶得住一小会儿风寒。

原计划要看两个冰瀑,Derek与Jason商量决定我们继续往前走,如果时间不足就往回赶。我们继续前行,可刚走不久,发现天色突然黯淡下来,天空中大片的乌云遮天蔽日朝着我们飘了过来,有黑云压顶的感觉,为安全起见,我们决定放弃前往更远处的冰瀑。回来的一路还比较顺利,因为还可以隐约看见我们来时的足迹,有点儿"轻车熟路"的感觉,省去了找路的时间。

历时只4个多小时的雪山徒步,好像走了很久很久,最终安全地回到了停车场。开车下山的途中还掉了汽车防滑链,Derek不顾疲劳,一口气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来到了我们今晚下榻的Tarangi小镇的汽车旅馆,这时天色已黑…

Click photos below or go to Gallery to enjoy all photos and videos.

[flickr_set id=”72157646330717106″]

Say something whatever you like or don't lik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