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步道爬山日记: Coromandel半岛Karaka步道到Crosbies Hut到Te Puru Creek步道


新西兰步道爬山日记: 北岛Coromandel半岛Thames小镇附近,Karaka步道到Crosbies小木屋到Te Puru Creek步道,01/06/2014 星期日 Perry

初冬的早上,何止是一丝寒意,出门时汽车里的温度计显示摄氏6度。我、Derek、娜娜和Jason四人汇合后,8点10分兴致勃勃地奔赴奥克兰以东113公里的一个小镇Thames。Derek之前计划的这条步道没有找到更详细的信息,如总长度和路况等,凭着经验和感觉,他与Jason商量后决定迎接这个挑战。天气预报说Thames今天阴天,傍晚时分有雨。冬天在林子里爬山,这样的天气不太理想。

清早,路上车辆稀少,因为是长周末(女王生日),许多人还沉睡在梦中。我从车窗望去,薄雾轻抚着沾着晨露的草地,缭绕着远处连绵起伏的青山,在阳光的照耀下、在清风的吹拂下它飘渺地移动。房屋、树木和牛羊在朦胧的雾中几乎成了清一色,从农舍壁炉的烟囱里冒出的青烟向上升腾,渐渐融入了雾中…… 眼前的景象恰似用水墨勾勒出带着诗意的图画!

不觉之中我们来到了这个镇子。今天的步道需要两部车接驳,首先我们开到步道的出口,停好一部车。这时我看见在停车场的一部越野车旁,有两位中年洋人正收拾行装,准备出发的样子,Derek和Jason便下车与那两位打招呼,交谈了片刻,回来对我和娜娜说,他们说我们今天要走的这条步道至少需要10小时, 还问我们有没有带紧急求救装置,出来时有没有跟家人和朋友说等等。他们曾经走过这条步道,要我们一定小心,因为冬天的天黑下来的早。听了这话,我心里直发毛(紧张),Derek看出了我的心思,于是说:哎,他们可能夸张了些,大概看到你们两位亚洲小弱女子了吧。不管怎么说,今天的步道一定不容易,抓紧时间吧!我们跳上另一部车疾速开往14公里外步道的入口处。这时,雾气早已消散,天气一片晴朗。

入口处有个大大的指示牌,上面写着从停车场到第一个步道路口也就是全程的前1/4需要3小时!真让人心灰意冷!Derek说:先走走看,如果不能按照计划的时间走到山顶的小木屋HUT,我们就原路折返。迅速整装后,10:12am我们四个人就象打了鸡血似地大步"窜入"山林。

右手边有条溪,虽看不到,但它"哗哗"的潺潺喧响声一直伴着我们单调的步伐和急促的呼吸。森林里的温度比外面低得多,都能看到自己呼出的哈气。在树林茂密的地方,幽暗潮湿,寒气袭人,阳光被死死的挡在了外面;走在稍稀疏处,就能见到从树缝穿过的束束阳光,看到它洒落在林间小路上斑驳的碎影。虽我们脚步匆匆,却忘不了观赏林中迷人的景色,感受那大自然的力量。看这棵树上串串簇簇的小红豆多么惹人爱,瞧那边古树苍苔素裹、枝干虬曲魔幻般神奇!这段路走过一半时, 那条溪像是在捉迷藏似地绕到了我们的左手边,依然跟着我们,水朝山下流,人往山上走。我们来到了第一个路口,这时才12:00pm, 3小时的路程我们只用了1小时45分左右就走完了,我松了口气。

大家停下来,忙着擦汗喝水补充能量,几分钟的短暂休息后,我们立即冲向山顶。Derek从路口指示牌所给的时间1小时45分推测我们差不多用1小时15分可以到达山顶的HUT,这样我们会比原计划到山顶的时间提前不少(Derek回来后想不通为什么近8公里的路程,标着1小时45分,可之前一段6公里多的路却写3小时?)。走起来才觉一点也不轻松,路况实在糟糕。小路上野猪拱出的坑大大小小的搞得"满目疮痍",要一个个地跳过去;横卧着的断树一个接一个的,要钻过去,或骑跨过去,或从树杈中间挤过去;大水潭和大泥潭经常拦住去路,我们只好紧贴着小路狭窄倾斜的边缘走过去,或手抓着路边的树荡过去,或从路边的林子绕过去。我和娜娜走在Derek和Jason后面,与他们相隔一小段距离,因为要躲过一个泥潭,绕行时不知不觉偏离了步道。我走在娜娜前面,越走越感觉不对劲,于是马上停下来,喊Derek和Jason,但没人应答,我想一定是走错了方向。我们只好退回到出错的地点去找路标,幸好没走出太远,很快找到了钉在树上的橘黄色路标。回归步道后继续前进,不多久就碰上正焦急地往回跑寻找我们的两位男士。1小时过去了,我们发现才走了一半的路程!这时有四个kiwi年轻人,从我们对面走过来,他们背着重装,Jason了解到他们昨晚住在了HUT。他们经过时,对我们说到HUT还有2小时。原本打算到HUT吃午饭,听了这话,我们都等不急了,到了1.00pm马上停下吃起随身带来的简单午餐。

又经过了1小时左右艰苦的爬行终,于在2:10pm赶到了HUT,虽然这段路占用了2小时的时间,但由于之前的一段路节省了时间,所以还是在Derek计划的时间内完成, 目前将近2/3的路程已经完成了,于是我们决定按原计划进行。我们在HUT奢侈地休息了17分钟!坐在HUT的露天平台上,沐浴着正午明媚温暖的阳光,稍释一下紧张的神经和疲劳的肌肉。站在这里纵目四望,COROMANDEL半岛美丽景色尽收眼底,"平顶山"(Table Mountain)也格外突出。

2:27pm我们离开HUT,这段路相对干燥平整,走起来轻松愉快,谁知走了大约30分钟,忽然路又变得糟糕,与上HUT前的那段烂路"同出一辙",非但如此,眼前还横着一座山峰,它是这次步道所经过的最高峰。一下子我的气势衰落了许多,步子越走越慢,DEREK在前面不断催促:加油!加油!此时他的声音一点都不能鼓舞我,我真想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走了!又30分钟后,我们抵达了最后的一个叉路口。路口的指示牌上说再有3小时到达停车场,Derek满怀信心地说,目前的进程都在其计划的时间内,从现在起一路全部是下山,我们应该2个小时后就可以到达停车场了。这时时针指在3:30pm。

Karaka Tramping Track to Crosbies Hut to Te Puru Creek Tramping Track Thames

Karaka Tramping Track to Crosbies Hut to Te Puru Creek Tramping Track Thames

这段路比前面走过的所有路段更艰难!(DEREK回来后说这是他走过的最烂的一条步道)除了没完没了的泥潭外,无数的蔓藤卷曲着、缠绕着从四面八方伸向步道;恣意生长的植被无拘无束地遮挡着步道,稍不留意就会被它们绊倒;树根交错盘结在路上,碰上个水滑的树根就像踩在冰面上,一不小心就被滑倒。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我悬着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尽管我们都很疲惫了,但仍尽力保持较快的速度。Jason说,前面要过一个小溪,过了小溪就不远了,我于是开始期盼着小溪。突然Derek大声叫喊,原来他发现路边一个蓝色精灵般的小蘑菇,我们都惊呆了,从没见过这么蓝色的蘑菇!Derek急忙蹲下,他端着相机急匆匆地拍下这个蓝色小精灵。Jason后来查找了资料,告诉我们这种蓝色的蘑菇是一种真菌,只有新西兰和印度的某些地方可以看到它们的踪影。

夕阳一点点地褪却,留下天边的一片粉色的余晖,,我们舍不得错过,从树林的间隙牵着脚尖平望那一抹晚霞,这一点粉红正被灰黑色的暮色驱逐着,很快就要消失了。

Jason在前面向我们喊着:听到流水声了!我立刻精神起来,似乎忘记了疲惫,更加快了脚步。这时我听到了流水声,近了,近了!天完全黑了下来,还掉下了雨点,我和Jason戴上了头灯,娜娜拿着我的迷你小手电,Derek手持电筒在前面开路,我们的夜行军开始了。

说是小溪,到了跟前才发现根本不是小溪,明明是大溪!溪面宽阔,水流湍急,溪水撞击石头处形成了洄漩的水涡,溪两边是大片的鹅卵石区,更象河床,岸边芦苇竖立在乱石中,影影绰绰。Derek飞快跑过了溪水,我借着灯光四下观望,找不到安稳的通路,又着急,又担心,踌躇地难以下脚。这时娜娜跟着Derek的足迹跳着石头过溪,当跳上溪水中间的一块圆圆的大石头时,因为它光溜溜的表面,娜娜没站住滑下了水,还好没有伤到。Jason独辟蹊径,走附近的另一处过溪,眼看还有一步之遥就上岸,结果也滑下了水。看到他们俩如此这般,我更胆怯了,一手拄着拐杖,另一手拉着Derek伸过来的另一只拐杖,小心翼翼地安全过了溪。

过了溪以为大功告成了,没成想根本看不到步道的路标,河床周围黑压压一片,路在哪里?Derek紧张地朝着自认为应该有路的方向跑去,又让我们三个分头去找路标。我朝着一个方向寻找,站在大石头上翘首了望,借着头灯的光亮寻找路标,在灯光穿过芦苇的空隙和树木枝叶的缝隙的一瞬间,忽然一个大三角型路标的其中一小角从我视线中闪过,距我二十米左右远,还没等报告这个好消息,就听到Derek"哎呦"一声从一块打石头上滑倒。我象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高喊:我找到路标啦,在这边!Derek爬起来朝我跑过来说:你今天立了一大功!这时娜娜和Jason也都跑过来,大家如释重负。漆黑寂静的山里,只有我们四个人的四盏小灯忽明忽暗地摇曳着;只有我们四个人的脚步"唰唰唰"地移动着。走着走着眼前忽然又横出一条溪,对我来说过溪现在已经不是问题了,最可怕的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林里,靠我们小小的四盏灯找路标。心中茫然的感觉,这次还有刚才的运气吗?容不得我叹息, DEREK已经找好了过溪的路径。过溪后每个人匆忙地用灯光四处照射着寻找路标,功夫不大,Derek发现了在距我们二三十米远的一颗树上的路标,感谢主!

夜间举灯走山路是一种"美妙"的体验,但夜间过溪和找路标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事儿。我们气喘吁吁地小跑起来,因为我们不知还要在这空荡荡的幽寂的山林里逗留多久,什么时候才能出山?又走了几十分钟,那条宽宽的溪像是在捉弄我们,第三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奢望马上出山的念头被一次次的打击,消磨的无影无踪了。可这次高度紧张的神经让我的四肢突然变得灵巧,眼力也变得犀利, 我麻利地跟在DEREK后面跑过了溪。我们现在有了一些经验,Derek很快找到路标。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在夜间走山路,与白天行走山路完全不同,它似乎强烈地刺激了我躲在身体角落里沉睡的那部分感知力、判断力和决断力。在我刚有一丝绝望的时候,惊喜地发现前方远处汽车后车灯的反射光,停车场到了!我提着者的心终于落了地,这时已经是5:53pm了。

我们边兴奋地谈论着一路发生的事边换掉脏衣服和脏鞋子,谈论着回到家吃些什么和今晚要看的电视连续剧。虽然今天的步道很刺激、让人心跳,但我们做到了,我们都为此而骄傲。

步道详情

Say something whatever you like or don't lik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