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爬山日记:北岛Te Aroha山步道(二)


新西兰北岛爬山日记: Te Aroha 山步道 05/10/2013 星期六 PERRY

这是我们第二次爬Te Aroha山,这次计划从它的东面距小镇大约7公里的入口开始。这里100多年前是个矿区,大部分步道是当时为开矿留下的,同时留下的还有一些设施如铁路,选矿站等。这里一共有三条平行的步道通往山上,我们计划从最右侧的步道Low Level Track开始并通过有些挑战的Kauri Grove Track最终爬上山顶,然后从左侧的另一条步道下山,预计大约6至7小时。

这天早上的天气依然不好,铁灰色的云就像一个巨大的盖子笼罩着大地,看不到一丝晴意,幸运的是没有下雨。

我们从相对平坦容易的Low Level Track步道开始行进,之后转入Kauri Grove Track步道。在岔路口碰到一位独自爬山的Kiwi老人,他在路口也停下来看着地图。我们跟他say hello,Derek问他是否也要去Kauri Grove Track步道,他说不去了,他告诉我们:那条路很难走,从这里下去向右走,有个矿场遗迹,向左去就是Kauri Grove Track。我们互道goodbye后就各自赶路了。

大约走了10分钟,来到了Bendigo Battery Site。这里有一个十九世纪时采矿过程中使用的装置,叫Stamper Battery,是用来粉碎矿石的,早已破旧不堪。之后我们回转上了Kauri Grove Track。路上碰到的几个人也只是来看遗址,只有我们俩个朝着Kauri Grove勇往直前。

5分钟后我们钻出林子,眼前横着一条几米宽的溪流,溪水清澈湍急,从山涧流泻下来拍打着水中形状各异,大小参差的岩石。我们沿着溪的左边,从乱石间往上爬,不时抬头寻找桔黄色路标,爬了一段后仍然没有看到标记,这才停下来。莫非我们走错了路?于是俩人分头开始找路标。我们在溪边上下走了三四个来回,就是找不到标记,又涉溪到对岸找,还是没有。就在我们快要放弃的时候,溪边的一片滑坡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塌方的地方看不到树木,也没有草,只有大片滑下来的黄土混着碎石,没有一丝步道的痕迹,这里之前是不是步道呢?我对Derek说:不然今天就不要走这条步道了,怪不得没人来呢。可Derek不甘心,硬是要从塌方的地方爬上去看看究竟。我害怕不敢上去,只好留在溪边塌方的最边边等着。很快就听到Derek得意的喊声:快上来啊!我找到Mark (标记)了!我朝着他喊的方向爬了上去,果真滑坡的地方就是原来的步道入口,险些放弃!

Kauri Grove Track步道可真够野的!我们绝大多数时间要看着树上的Mark找脚下的路,因为很少人走,步道被各种疯长的植被遮盖,许多粗大的残根断树横卧在步道上。如果没有Mark的指引,很多时候我们就看不到步道。Derek走在前面,一张张蜘蛛网象“面膜”一样往他脸上贴,他不得不经常挥舞他的登山杖,清理前面的蜘蛛网,看来这里真是很久没人光顾了。偶尔在Derek拍照时我走在前头,也幸运的贴了几张蜘蛛网”面膜”。但比起 Derek的几十张“面膜”来,已是小巫见大巫了。这条步道似乎一直上坡,我爬的气喘吁吁,满脸通红,一身大汗,两条腿很快就象灌了铅一样,脚下经常被树根树枝和藤条绊着,幸亏我"机灵"没有真正被绊倒过。

“我们该小憩了,是morning tea的时间了”,我对Derek要求着,期望他会同意。要知道在家我是老板,出来爬山他就是老板了。他要为我们的爬山做研究,做计划,规划路线,计算时间,准备所需等等,还负责开车照顾我,出门我就得听他的,跟着他走,因为我对爬山的内容一无所知,甚至当天要走哪几条步道都不知道。Derek经常说我脑子里少根弦儿,好听点儿应该说是少个雷达。我方向感不太好,经常找不到北,到了山里就更甭提了,拿着地图也没多大用,看地图还得转着圈儿看,为此我常常被Derek嘲笑。我的请示得到了批准,他停下来,我们打开背包,席地而坐,我拿出一块苹果正要往他嘴里放,“等等,嘴巴上粘着蜘蛛网,都张不开了”,Derek咕哝着,逗得我直乐。

小憩后, 我们又继续前行了。

点击这张照片进入像册,欣赏该步道的所有照片。点击链接查看具体线路Low Level Track to Kauri Grove Track to High Level Pack Track loop Mt Te Aroha

Low Level Track to Kauri Grove Track to High Level Pack Track loop Mt Te Aroha

Low Level Track to Kauri Grove Track to High Level Pack Track loop Mt Te Aroha

Kauri Grove Track感觉很长,我们艰难的爬了半天,还没有走出这条步道。已经下午一点了,超过了我们通常的午餐时间,本想出了这条步道再吃午饭,此刻我们只好改变主意了。在地图上Kauri Grove Track是短短的一条,走起来怎么这么长?也比想象的要难,估计不足啊!Derek自责地说。这条track坡度较大,在地图上显示的水平距离是很短的一段,我们被地图上的信息蒙蔽了!吃完了午饭,我们继续前进,我带着骨裂初愈的右脚,艰难地走出了Kauri Grove Track。这条步道花了我们近3个小时的时间。

我们今天没有时间登山顶了,要改变一下路线,Derek说。我听到后非常高兴,心想最好找条最近的路返回。下一条步道是New Era Branch Track,我瞥了一眼路边立着的指示牌,上面写着:Climbs Steeply,我喜悦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几乎要昏过去了,又是一条陡峭的步道!哎!没辙,坚持走吧!又经过了半个多小时撕心裂肺的爬坡,我们来到了May Queen Incline步道,眼前出现一条长长的火车轨道。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由于这里发现有金矿,吸引了许多淘金者,流入很多资金,这条轨道就是当时为了输送矿石建造的。它既长又陡,倾斜度为25°,它也是新西兰最早的电车轨道。到了这条步道的顶端后我们开始折返下山了。

接下来是一路下山的High Level Pack Track步道,这条步道走起来很轻松,还能有闲情逸致欣赏溪水和风景,我也能抽空拍些照片。

不知什么时候,阳光驱散了乌云,天气变得晴朗了。阳光透过浓密的樹林,斑驳地照在铺满棕黄色小树叶松软的步道上。春天温暖的阳光也带给了我们愉悦的心情,扫除了我们一天爬涉的疲惫。

Say something whatever you like or don't lik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