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爬山日记: 南岛NELSON八日步道第七天Abel Tasman Coast Track大步道


新西兰徒步日记: 南岛NELSON八日步道第七天Abel Tasman Coast Track大步道第二天,Totaranui Beach to Bark Bay, 03/01/2014

凌晨5点钟,Derek的手表"嘀嘀嘀"地报时声响起,如同起床的“军号”,我们俩一骨碌爬起来,这时外面仍然刮着微风下着细雨。今早我们要在大约6公里远的Awaroa Inlet地方渡过一个浅滩,那里的海水低潮是5点40,我们最晚要在8点赶到那里并渡过去。时间紧任务急,我们匆忙收拾行装,卷起湿漉漉的帐篷,穿上雨衣,6点多点就启程赶路了,根本来不及吃早餐。

走了大概一小时左右下起了大雨,我们俩紧张地给背包套上防水罩,又穿上披风式雨衣,因为背包里的睡袋、睡垫和衣服是绝对不能被弄湿的,否则晚上就无法睡觉了。

路上碰到迎面走来的三个年轻洋人,Derek问他们浅滩的潮水状况,他们说他们是6点多走过那里的,当时海水只到脚脖子。Derek听后,感觉我们的时间应该能赶上。他一路上催促我,可是因为昨天重装行走的很辛苦,不知怎么左脚小趾、拇趾和脚腕肿胀疼痛,走一步痛一下,根本不能加速行走。7:30时又碰到了一对年轻人,Derek顺便又询问潮水情况,他说:“你们太晚了!我们是7点左右过那个海滩的,那时的海水已涨到大腿那么高了”。那男人形象地用手比划着说:你们走到那里水就会齐胸高了,可能要等到下午5点的低潮才能过去,最后对我们说:Good luck! 我们俩听了他的话,虽半信半疑,但还是心快提到嗓子眼了,无论如何Derek是不会放弃的,但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他边加快步伐边说:如果我们真的赶不上的话,只能就地搭上帐篷等待了。

快到那个浅滩之前,我们行走在山上,Derek从树的枝叶间向下张望,高兴地叫起来:我们赶上了,浅滩上走着很多人呐!我因为脚痛,没有搭理他的兴奋,只顾埋着头走。

看到有很多人在浅滩上行走,我们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我问了一个刚刚走过浅滩的洋人长者,是否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过去?他说:是,你们有足够的时间!他笔画着告诉我现在水位才到膝盖高,感谢主!这下我们彻底放心了,Derek兴奋地奔跑起来。下水之前我们换上涉溪鞋,我的脚也得到了放松,感觉不痛了,于是迈开大步顺利地通过了浅滩,如同打了个胜仗,欣喜若狂。

过了浅滩就是Awaroa露营地,这时风势更猛雨更大了,我俩又累又饿。幸好这里有个小木屋,我们走到屋檐下准备吃早餐,可屋檐下仍然挡不住风雨,因为没有预订在这里住,也不能进去吃饭。正思忖着该怎么办时,屋里一个洋人胖小伙打开门招呼我们进去吃,一看是昨天路上曾经遇到过的。聊天后知道他和另外两个女孩从invercagel来这里进行4天的步道,看过去他们的背包比我们的还要大,都不容易啊!

饭后依然是云厚厚的,天沉沉的,风雨交加,丝毫没有停的意思,我们只好继续行进在风雨之中。这是继Mt Stokes步道后我第二次在雨中身负重装走山路。雨水打湿了我们的裤子和爬山靴,只感觉风带着寒气夹着雨湿钻进我的身体,这雨湿也加重了我们身负的重量。流着雨水泥泞湿滑的路更减缓了我们行进的速度,让人有种路漫漫的感觉!穿着涉溪鞋我走过了后三分之一的路程,这段路Derek手里提着我那双吸满了雨水的爬山靴,他感觉今天是他走过的所有步道中最累的一天!

Abel Tasman Coast Track Day Two

Abel Tasman Coast Track Day Two

下午一点多我们终于到达了今天的目的地Bark Bay,这时天气转晴,雨停了!我们脱去雨具,在露营地巡视了一周,很快选好了位置,放下背包,趁着没有雨娴熟地搭起了帐篷,又将带来的两根绳子栓在树上,把所有被雨水淋湿的衣物晒上,借着阳光和海风干燥它们。

感谢上帝!他让我们在风雨中历练,又给我们温暖的阳光,让我们好好休息,继续明天的路!

我们用自己背来的炉子做了晚饭,饭后已是筋疲力竭,反正这里也不能洗澡,草草洗漱后早早就钻进了帐篷休息了。我用带来的针灸针扎在左脚上,并留针一个多小时治疗伤痛,我可不想让我的脚影响我们次日的行程。幸好下午之后的天气一直很好,耳边澎湃的海浪声,单调的象催眠曲,伴我们在帐篷里安静舒适地睡了一夜。

Say something whatever you like or don't lik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