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ek


新西兰徒步爬山驴友日记:Nelson Blue Lake 第四天

5点多醒了,昨晚睡得很舒服,一咕噜爬起来看到屋外朦朦的蓝天,万里无云,我顿时起了精神,浑身又充满了能量!我和JASON都很兴奋,我们麻利地准备着早餐,鞋袜和衣服也都干得差不多了,其他人还都在憨憨地睡着,我们7点准时出发了。凌晨屋外非常寒冷,哗哗的流水声从四周传来,声音比前天明显大了很多,一束阳光照在前方高高的山顶上,红红的充满了朝气和能量,对比明亮温暖的天空,山谷里依然充满了冰冷的色调。 这条上山的步道(其实大部分根本就没有步道,只是有走过的痕迹而已,所以这条叫ROUTE,而不是通常的TRAMPING TRACK,如果冬天来冰爪和冰斧是必须的)本来就很陡峭,而此时山上似乎所有的地方都在往下流着冰冷的溪水,连下脚的地儿都没有,踩在泥土和石头上都很容易滑倒,只好踩在草上,但草下的虚实就只能搞自己的判断了。刚上山没一会儿JASON的一只脚掉进了草下的水坑里,好不容易晾干的鞋这下又泡“汤”了,他赶紧脱鞋把水倒掉把袜子拧干,他的手冻的发紫,哆哆嗦嗦半天才把鞋带系上。我们沿着大约百多米间隔的标杆(有些损坏消失了,有些不容易看到)奋力向上爬着,越往上水就越少,身体也逐渐热了起来。半路休息时回望我们住的HUT,才发现它的背面也是高耸入云的山峰,山上的一条瀑布好像直直的流向HUT的屋顶。接近步道的最高点时我们终于走进入了阳光下,“我爱阳光”! 我大声喊着,JASON也大声迎合着。 在这个马鞍形的最高点上最可怕的是大风,刮起风来能把人吹跑,幸运的是今天几乎没有风!阳光照在山顶的雪上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山上低洼处的积水静静的纹丝不动,映着蓝蓝的天空,几乎看不出区别来。当踩到一处水洼时才发现是一层冰,平平的像玻璃一样。走过最高点眼前即是陡峭的1000多米深的山谷,高山云海峡谷绿森林的景色一览无余,站在“巅峰”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山谷对面的群山在初升太阳的照射下蒸腾着,制造出大片大片的云雾,当这些云雾上升到山顶上时又很快消失了,云雾不断地在山间生成,上升,然后消失,每座山峰就像个有生命的巨人在一个清新明媚的早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如此惊艳的美景让我们完全陶醉了!我们俩兴奋地对着山谷大声喊着:“喂!…”。 下山的路似乎比上山的还陡,因为阳光还没有照射到山的这一面,每一块光秃秃的石头都被一层薄薄的冰包裹着,非常危险,我们小心翼翼地下着山,直到走到了泥土的步道上才放松加快了脚步。可不久又遇塌方路段,只好走绕道的近路,步道变得更陡峭了,所幸是在一片原始森林里(这片森林的很多树是白色树皮附着着绿色的苔藓,很特别也很漂亮!),有树干挡着,才不致危险。连续近千米的大下坡后,我的腿完全软了,坐在地上休息时双腿还在微微颤抖着,前脚掌也开始疼痛起来,JASON在后面不知滑倒了多少次。几个小时后终于进入相对平缓的地带,但由于昨天的大雨侵泡,路况极差,河水水位依然较高(但比起昨天下雨时的水位已经低了近1米多(从FAY的照片后来了解到)),终于一次过河时掉进水里(我平时很少完全湿鞋的),结果后面的路就更辛苦了,每走一步脚下就疼痛一次,估计起了大水泡但根本顾不上,因为后面的路还很长,我们必须把昨天的损失补回来,否则到不了蓝湖就是白来一趟了!我们俩都坚持着,边走边吃能量棒,直到West Sabine Hut(原计划在这里过夜的。今天发布这个日记前刚得到的消息,又一名德国人,一个20多岁的年轻女孩子在这里走失,已经多日生还无望!但愿奇迹出现!)我们才得以机会休息和晒到太阳。我们脱掉鞋袜,大八字躺在暖融融的DECK上,尽情享受着阳光的温暖!我们在房间里看到了FAY的装备,她今天该是轻装去了蓝湖。我们在这里休息了近1个小时,和住在这里的及从蓝湖回来路过这里的山友们聊着天,得知昨天因为大雨封路,那里的HUT超员,有人只好睡在了地板上;还有一些人因为河水泛滥没能过去,成“年终遗憾”! 午餐休息后,我们便继续向蓝湖进发,从距离上讲我们还没有走到计划路程的一半,可时间已经过去了6个小时,我们不敢怠慢,后面11公里左右的山路仍然有700多米的高差和情况不明的路况。好在这里的河水是可以喝的(何止是可以喝,简直就是最高品质的矿泉水呀!甘甜可口,还是冰镇的!有一次我看到一片看起来是湿的空地就想走过去,后JASON提醒我才发现有水而且还蛮深的!)我们不用背很多的水,没水了就随便在一个流入大河的溪流中或者河边舀上一壶。步道沿着河流弯弯曲曲上上下下在森林里穿行着,时而为躲避危险,忽然远离河流,爬到了山腰上,时而又紧靠着河流甚至掉进河流里躲了起来(岸边被冲垮后),让我们一通好找!我们一会儿走在软绵绵的绿苔上(四周围除了水就是绿苔)穿越着童话般的世界,一会儿走在沼泽地里,遐(瞎)想着是不是和某军走草地时的情景一样呢?一会儿走在坚硬的碎石上,两眼不停地扫着山上,生怕此时有石头滚下来。到了两河汇聚的地方,汹涌澎湃的河水发出巨大的声响,泛起高高的水汽,在阳光下折射出各式各样的彩虹。路上我们遇到了往回赶的FAY,她向我们展示了她昨天雨中过山时的“成果”,红肿的膝盖和脚腕,还有大大小小无数个被咬的疤痕(她皮肤过敏)。大约4个小时后我们穿过了数不清的小溪和四个大的山体滑坡终于到达了蓝湖的HUT。很幸运还有床位!我们扔下大包,换上防寒服(山谷里的光照很快就要消失了,一旦起风会很冷, 我同时还换上了涉溪鞋以缓解脚痛),拿着一瓶水和相机又立即出发了,我们要赶在蓝湖上的日光照消失前看到它,并还要爬一段单程大约2公里200米高的山坡去看另外一个更大的湖 Lake Constance。 几分钟后我们终于看到了日盼已久的蓝湖!她完全没有给我们太大的惊喜,她就静静地躺在那里,像水晶玻璃般清澈的湖面映着周围翠绿的植物,青青绿绿的,因为深浅和光线的反射呈现出不同的绿色,完全不是我想像中梦幻般的蓝色。我知道这是角度和光线的问题,我们最初来到的位置也只是能看到湖的一部分。于是我们绕着湖边在高高的水草里寻找着路(我差点陷入沼泽里),走到一个露营地后仍没有走出高山的影子(反射不到蓝天就没有蓝湖),而要走到湖的侧面好像要很远而且看不到有路(其实是因为当时太累了,头脑发呆,完全丧失了探索的欲望,有些后悔),于是我们决定先去完成那个更远的湖,等回来后有时间再来探索。我们用尽了浑身最后的那点力爬到了湖前面最高的山坡上,还好没有让我们失望,一壁以暗黄色和灰白色为基调的印象派油画般的山崖横贯全湖,山顶的片片白雪和半山的阳光与阴影把整座山打扮得缤缤纷纷,使峭壁下蓝灰色的湖水显得异常的沉重,而此时最远端的湖面上还剩下一抹阳光,把那里的湖水照得像蓝色牛奶一样。 很快,那点阳光离开了湖面,天气越来越冷,我快速地拍了几张照片便开始往回赶。幸运的是我们在返回的路上看到了蓝湖的全貌,它像个蓝色的水晶葫芦,晶莹剔透,是不是哪个天使的爱物不小心从天上掉在了这儿的山谷里?!我们几乎挣扎着下了山,当路过一片滑坡碎石带时我意识到从这里可以走到蓝湖的那个最美妙的观景地,但是我们完全没有那个欲望了,我现在唯一想做要做必须立刻做的事就是躺在床上! 经过近11个小时的艰苦跋涉,我们终于躺在了床上,应该是完全瘫在了床上,大脑已经不会思考了,沉沉的浑睡了几十分钟后又被饥肠辘辘的肚子叫醒了。我吃完额定的晚餐后仍然感觉没有吃饱(吃得太快了),于是又翻出一包饼干伴着杯热茶慢慢地感受着食品的美味直到满足了胃的需求。我突然想起了我的登山杖和帽子,我完全忘了把它们放在什么地方了,我到处找,最后在外面的雨水罐傍找到了。屋外门前的草地上摆满了袜子、爬山靴、鞋垫、湿衣服和毛巾,因为只有那里有阳光。屋里12张床位住了11个人,来自加拿大的MARK 和JANE今晚也住在这里,我隔壁床的一对情侣来自美国,他们每人背着大约30公斤重的巨大背包,每个背包里都有艘充气船!还有水鬼服、泵和划桨等装备,他们要划遍这里所有的湖,真不可思议!我的上铺是个德国小伙子,安安静静的,从没见他和谁说过一句话,他的晚餐是一整袋(超市里卖的那种最常见的大约700克一袋)的面包片加西红柿奶酪等!还有个女生总是安静地趴在床上看书,偶尔和别人说笑几句。最热闹的是来自欧洲的一个三人家庭,他们的晚饭是大量的干蘑菇和很多配料做的酱汁浇在意大利面上,哇,简直不忍心看!徒步距离:19.41 公里,累计爬升高度:1500 米, 总耗时:10小时42分,难度系数:5.47  H


Homunga Bay Track and Orokawa Bay Track Waihi Beach

Trails: End of Ngatitangata Rd car park – Homunga Bay Track on farmland (private land, keep on marked track) –  Homunga Bay – Homunga Bay Track on coast – Boat Bay –  William Wright Falls junction – Orokawa Bay – Orokawa Bay Track (easy walkway) – Waihi Beach Viewing Point – retrace back the […]


新西兰徒步爬山驴友日记:Nelson Blue Lake 第三天

我像死猪一样一觉睡了11个小时,起床后顿时感到浑身的酸痛,这时才发现两个肩膀相同的部位都被背包磨红肿了(背包带没有调整好的结果)。炉火早就熄灭了,屋里冷冷的,外面依然风雨交加。吃过早餐后我和JASON商量着,如果在雨天跨过Travers Saddle(Alpine Pass)那么我们将看不到任何我们期待的高山美景了,损失太大,不值得这么做,于是我们决定原地休息直到天转好后再走(已经得知后三天都是晴天),用第二天加倍的辛苦换回高山美景!这下我彻底放松了,抱着杯热茶坐在长凳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外面。FAY可能是考虑到她的腿伤,担心第二天走不到蓝湖,毅然决定冒雨走过去,剩下我和JASON在屋里发愣闲聊,我们猜测今天不会有人来这里了,大概只有我们俩在这里过2014年的最后一天了(真该带瓶酒上来!)。中午时分,我惊呀地发现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出现在那片浅黄色草地的边际,我兴奋地惊呼着,“有人来了,有人来了”! 我们今天迎来的第一位“客人”是个30多岁的ENGLAND人,操着明显的ENGLAND口音,非常健谈,一进门就话不停地讲他这几天的经历,大概两天没人和他说话了,还好JASON的英语完全没问题,不然他和我说不清会急死的。他换掉所有的湿衣服(身材很好),从大包里拿出几大盒食物和一堆的袋装食物,居然有咖喱肉、腌菜还有生的大米!OMG!简直不可思议!后来又发现他会说中文!!哈哈,我们干脆中文聊天了!原来他曾在台湾教了几年的英文,结果顺便学了中文也学会了吃中餐和做中餐。他拿着小半锅的大米加了很多水放在他的小炉子上煮了很久(他到底带了多少的燃料呢?)之后和咖喱菜混合,盛在一个大盘子里,像小山一样,他边吃边说,我有很久没吃东西了!在他吃饭的功夫,雨里又出现了两个身影,一对儿70多岁的新西兰老夫妇!他们来深山的目的是去看望一个以他们的爷爷命名的HUT,里面有他们家庭的历史记载,原来他们的爷爷曾是当年新西兰非常有名望的一个TRAMPER,真的是名人TRAMPER的后代呀,佩服至极!接近傍晚时分,又来了两个20多岁的年轻女孩子,一个来自德国,一个来自南岛的DUNEDIN市,俩人把背包放在门口后竟然没有急着进屋来,而是一个直接奔那个小铁皮屋里砍劈柴,一个在木屋周围到处捡小树枝,他们在做生火的准备。他们进来后抱着湿湿的劈柴和我们打招呼,但显然他们不会生火,我连忙向他们解释我已经劈好了干燥的劈柴,只是现在还不到最需要的时候(通常要等到吃完晚饭后睡觉前那段时间最需要),因为能生火的大块干燥劈柴已经不多了,但看着他们湿漉漉的样子我决定提前生火。这下屋里越来越热闹了,大家叽叽喳喳地聊着,彼此讲着各自的经历和计划。炉子里的火焰越来越旺,屋外的缕缕青烟被风吹得四处乱跑,那个德国女孩子迫不及待地一屁股坐在炉子上,她屁股下面一下子生出很多蒸汽来,大家哈哈笑着! 天渐渐黑了下来,铁炉子已经烫的不能碰了,我把最后几块大木料放入炉中,封好炉子,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和屋外的雨声很快把我们带入了梦香!


Taraire Ridge Loop track plus Pukenui Forest Loop track in Whangarei

Trails: End of Amalin Rd car park – walk on farmland until tracks entrance (Taraire Ridge Loop track and Pukenui Forest Loop track) – walk Taraire Ridge Loop track – pass by junction to Russell Rd – Junction of Taraire Ridge Loop and Pukenui Forest Loop – walk Pukenui Forest Loop until next two […]


新西兰徒步爬山驴友日记:Nelson Blue Lake 第二天

大约5点半左右,一对加拿大来的年轻夫妇(男MARK,建筑师,31岁,女JEAN,舞蹈教练,29岁(他们走和我们完全相同的路线,最后三天我们又住在了一起)。他们卖了加拿大的房子在新西兰已经徒步几个月了,还要继续下去,他们说新西兰是徒步者(HIKER,唯独新西兰叫TRAMPER)的天堂!确实如此,幸运我也染上了这个爱好!)便轻手轻脚地点着头灯开始煮饭打包了,他们打算6点出发把昨天因为下雨耽误的行程补上。早上黑蓝色静静的湖面美得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拍了几张照片后赶紧回来准备早餐,我们必须在7点前出发,因为今天的步道是计划中最长的,而且今天仍是阴雨天。 我们在细雨中准时出发了,步道沿着河流在原始的丛林中弯弯曲曲前行着,两边的高山将云雾笼在山谷里,隐约露出山顶一片片白雪。在一个由巨大山体滑坡将树木摧毁后造成的长长的好像把森林从上到下撕裂一样的灰白色垂直沟渠里,云雾集聚着并沿着滑坡从天而降,后又慢慢升起散开,极为壮观!由于走的人少,羊肠般细小的步道在疯狂生长的植被中时隐时现,不时还有巨大的树倒在步道上,时常走点冤枉路。今天最让我们吃惊的是路遇了一位从大陆来的20多岁的小伙子,他大约1米75的个头,看起来很结实强壮,背着一个大包外挂一双旅游鞋和一口锅,哈哈!我们都高兴地大声说笑着,他告诉我们他有50多天没说中文了,今天终于有机会说了。他在走新西兰的“天路”!我们对他的勇气和体能佩服至极,全世界也很少人能完整走下来,我们衷心希望他能完成这个对我们来说是不可能的HIKING! 5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John Tait Hut,一个巨大滑坡的尾巴在它的前面形成了一片开阔地带,大量的碎石和灰白色的枯木横七竖八堆积在这里,房间里只有一个大背包却不见人。我们在这里吃了午餐,好好的休息了一阵子。接下来3个多小时的连续爬坡让我们筋疲力尽,特别是后半程下起了雨,步道变得非常泥泞湿滑,山上冲下来的溪流(估计远看就是瀑布!)突然变大,走一会儿就会看到警告前方塌方不能停留的牌子,我在前面拼命得爬着,不时提醒后面的JASON(FAY由于腿伤落在了后面)注意松动或表面非常滑的石头或树根,或可能撞到头和脸的树干。令人欣慰的是大自然对我们的辛苦给了很大的回报,完全没有人类干扰的植被和丛林自然生长着,长满了毛茸茸绿苔的石头和狂野的瀑布,他们是如此的漂亮,多么华丽的的语言也无法描述他们!我们痛痛快快地感受着,触摸着,欣赏着!特别是在雨中,浑身泥水走在他们中间你会感觉到你的灵和这些植物的灵在互动!对了,就像阿凡达电影里的情景,有生之年一定要感受一回! 走着走着眼前忽然视线大开,看不到顶(被云覆盖着)的山横在眼前占满整个视野,从云里钻出来的一条长长的瀑布挂在山上,即看不到源头也看不到尾,我们就要走出森林了。这时,雨越下越大,我们小心缓慢地走着,不时抬头看着高山上的瀑布,观察他们的变化,不到半小时的功夫,山上的瀑布(应该不都算瀑布)已经由一条变成了十几条(可惜相机的镜头完全水雾了)!十几条几百米长的瀑布挂在天上,细小些的水流被大风吹着,晃动着,水流的尾端在空中就被吹散消失了,有时被大风向上吹起,好像倒流一样,甚是壮观!当眼前出现一大片浅黄色过膝高的草地时,远处山脚下的HUT在雨中时隐时现,“我看见HUT啦”!我叫喊着通知后面的JASON。草地里完全吸满了水,冰凉的水在草里哗啦啦地流着,听得到声音却看不到水流,一不小心就会踩到水坑里。 新修的Upper Travers Hut比我们第一晚住的HUT大的多,也“豪华”的多,两个睡房,每间双层大通铺,够睡10多人,宽敞的餐厅,中间有个大铁炉子,巨大的玻璃窗让周围的景色一览无余。如果是平时,22公里1000米左右爬高的山路对我们来说实在不算什么,但今天我却实实在在感觉到了累。我拖着沉重的双腿走上楼梯,坐在屋檐下的长凳上愣神了好半天,连脱鞋卸包的劲都没了。大约过了半小时FAY也到了,HUT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我们毫无顾忌地大声说着话(哈),哆哆嗦嗦地把换下的湿衣服搭在炉子上方的架子上,把湿透了的皮靴靠在炉子旁边,然后就是最盼望的事情:烧开水沏茶煮饭!我肯定你能想像得出用这里的雨水烧开后沏的茶有多么的好喝!饭后天色渐暗,温度越来越低,于是FAY去外面的一个小铁皮棚子里劈了些劈柴回来,我们开始生火取暖,当炉子烫烫的时候我们就安心去睡觉了。徒步距离:21.76 公里,累计爬升高度:1067 米, 总耗时:8小时40分,难度系数:4.73  H


新西兰徒步爬山驴友日记:Nelson Blue Lake 第一天

多年前当我第一次听说Nelson Blue Lake(位于南岛Nelson Lakes国家公园,据说是世界上最清澈的湖,70米左右深的湖底看起来像2、3米深!)时就产生了一种向往和敬畏,总感觉它神秘、纯洁和天堂般的美好。处于强烈的好奇心,每当我闲来无事时就会Google一些文字和照片一点点了解和感觉着,那时我们俩还没有走过大走(我的台湾山友对Great Walks或Multi Day Hiking的称呼),总觉得Blue Lake的步道遥远艰难,是渴望而不可及的事。


新西兰徒步爬山日记:北岛Ruapehu环山步道冰瀑探索

PING 09/08/2014 周六 八月, 南半球的新西兰依然是寒冷的冬天,但这正是我们爬雪山的好时机。两周前,我们Tramping Group的顾问Eric领着一队人去了U2U(Umukarikari Track to Urchin Track In Kaimanawa Forest Park)步道,回来后,他情绪激昂眉飞色舞地讲述雪山的魅力,听得我们俩脚底痒痒,迫不及待想尽早一走为快。 出行前的一周里,Derek每日关注那边的天气情况,我们的行装早已备好,就等好天气了。感谢主,天公作美,昨天的气象预报说周末两天都是好天气,我们俩欣喜若狂,于是约了Jason一起出行。 凌晨4点,手机的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强忍着困倦挣扎地爬起来, 匆匆吃过早餐,在5:45与前来汇合的Jason一起披星戴月踏上征程,驶向奥克兰以南三百多公里外的Whakapapa Valley。由于需要大约4个小时的车程,所以Derek今天选择了一条较短的步道,这是围绕Mount Ruapehu的Round Mountain Track的一小段,主要是去欣赏被冰雪冻住的瀑布,然后今晚我们将留宿在雪山附近的一个小镇,明天则是我们正式的雪山之行U2U步道。 路上漆黑寂静,开出一个多小时后天才大亮。隔窗而望,碧空白云,草树滴翠,农舍的炊烟袅袅缭绕… 先前的无聊立即烟消云散了。又两个小时后,当我们接近了Tongariro Forest Park时(这里距雪山很近了),就像过了个"分水岭",气温骤降,寒气逼人,车上的温度计显示摄氏零度,比我们出家门时下降了6、7度。车行入山谷时阵阵浓雾袭来,Derek减慢车速小心驾驶着,好在不久开出了这片雾区,像这样捉迷藏似的雾中行,在上上下下弯弯曲曲的山路上频频相遇。 昨夜的一场雪给大地披上了银装,白雪覆盖着的群山肃然壮观,著名的Mt Ngauruhoe山(The Doom)在碧蓝的天空下俊俏屹立,皎洁晶莹,路边的草木披着白衣,清新优雅,到了这儿才真正感受到了冬天的味道(因为奥克兰的冬天几乎没有下雪的时候)。 进入Tongariro国家公园后,上山的路面结了薄薄的冰,所有的车都不得不慢慢地爬行着,汽车排起了长龙。我们这时意识到在结冰的路面上车要慢慢开但不能完全停下来,停下来就很难再启动了。偏偏这时我们前面的一辆车原地打起了转儿,Derek不得不将车停下,这下我们的车也动不了了。于是Derek让我和Jason下车推车,当我们正准备迈下车时,路边迎面走来两位身穿羽绒服头带毛线帽的年轻洋人游客,示意我们不要下车,他们帮助我们推车。在他们俩的推动下,我们的车又重新启动了,我和Jason一时躲避了车外的严寒,因为我们从奥克兰一口气开来,还没来得及添加衣服。 越向前开越艰险,用”寸步难行”来讲一点儿也不夸张,为了安全,也为节省时间,Derek决定我们的车要装防滑链。我们把车开到Chain Hire Station,先排着车队租防滑链,之后有工人过来把两条链子分别装在汽车的两个前轮胎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并见识给汽车轮胎装防滑链呢!这个季节他们的生意好红火啊!后面长长的车龙都在等待租防滑链,工人们忙得不亦乐乎! Derek缓缓地开起带防滑链的车子,他说感觉好像是开拖拉机,车子在路面上发出嘎啦嘎啦的响声,虽然慢些但感觉安全多了,但可比没有防滑链时走得快多了。本来后面这段到停车场的路只需半个小时,因为糟糕的路况和排队装链子花费了我们一个多小时。 绝大多数的人是去雪山滑雪,只有我们右转进入了路边Round Mountain步道口路边停车场,这里空无一人,只有一辆汽车孤零零地停在那里。我们停下车,时间已是11点了,当我下车准备取出后备箱里的衣服和靴子换装时,光滑如镜的地面让我打了个趔趄险些栽个跟头,刚稍站稳,差点儿又被凛冽刺骨的狂风吹倒!忍着寒冷,我离了歪斜、哆哆嗦嗦跑到车后备箱取了背包和靴子,连滚带爬地又钻回车里。气象预报说今天山上的风速是50公里每小时,可雪山上的这个风速可跟平常说的风速不是一个概念啊!躲在车里我们几乎把带来的所有能保暖的衣物都穿带上了,换好爬山靴和钉鞋(冰爪)后爬出了车,这时的我们看起来像三只大笨熊,平素一向注重仪表和形象的我,现在啥也顾不上了。 狂风卷着雪沫刮打在脸上冰冷刺痛,透不过气来,Jason的手大概已经冻僵了,怎么都系不上风雨衣的帽子,让我们帮忙,我的手刚拿出手套要帮他时就被冻的生疼,瞬间指尖都麻木了,根本就拉不住他帽子上的绳子,只要又缩回手套里,换Derek来帮忙,还好他急速地拉紧绳子给Jason系好了帽子。 站在步道的起点,迎着呼啸凛冽的风雪,我眯缝着眼睛抬头远望,整个一片苍茫冷寂的白色沙漠啊!我心生恐惧,这天儿还能爬山吗?可我们开了那么久的山路来到这里,真不舍得放弃啊!只好听Derek的话:我们还是走走看吧! 深一脚浅一脚,我们开始跋涉了,山上光秃秃的见不到一棵树,连躲避风寒的地儿都没有。昨夜的雪覆盖了整个大地,步道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还好DOC做了很好的标记,大约一两百米一段路就竖着一根一米多高的蓝色细杆儿,顶上有一个橘黄色箭头的路标。我们尽管从一个路标走到下一个路标,之间看不到一点track的踪迹,但也不至于迷失。 今天是我第一次穿钉鞋(冰爪)爬雪山,起初我有些害怕,担心不适应被它绊倒,没想到我很快就适应了,钉鞋好像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踏在雪地和冰面上感觉很扎实稳固,再不用惧怕滑倒了,若不是今天有大风的话,我步伐一定会更稳健的。 两个多小时的风雪跋涉后,我们终于在离开步道(OFF TRACK)的一个山谷里找到了第一个冰瀑(瀑布的水流被冻成了冰柱)。抬头望去,平日里飞流直下的瀑布,此时已经变成了无数的冰凌和冰柱悬挂在岩壁上,甚至还可以看到狂风吹过水流时结冰留下的风的痕迹。水流顺着风向在高高的岩体上冻成了巨大的"冰胡子";瀑布下面的水潭也已经成了冰雕的世界了,水潭周围无论是绿色鲜活的植物还是已经枯萎的黄色杂草都被冰包裹得严严实实,像玻璃花一样晶莹剔透,以他们原有的姿态保持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们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地走在垂挂着冰凌之下的水潭和水溪旁边儿,唯恐这些锐利的武器掉下来"击中"我们。 是吃午餐的时间了,转了几圈子也找不到一处避风的地方,索性我们三人就都坐在一块冰冷的大岩石上吃起了几近结冰的三明治,我的脸快冻僵了,说话和咀嚼也不灵活了,拍照时,笑比哭还不如,还好刚才已经走热了的身体还能顶得住一小会儿风寒。 原计划要看两个冰瀑,Derek与Jason商量决定我们继续往前走,如果时间不足就往回赶。我们继续前行,可刚走不久,发现天色突然黯淡下来,天空中大片的乌云遮天蔽日朝着我们飘了过来,有黑云压顶的感觉,为安全起见,我们决定放弃前往更远处的冰瀑。回来的一路还比较顺利,因为还可以隐约看见我们来时的足迹,有点儿"轻车熟路"的感觉,省去了找路的时间。 历时只4个多小时的雪山徒步,好像走了很久很久,最终安全地回到了停车场。开车下山的途中还掉了汽车防滑链,Derek不顾疲劳,一口气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来到了我们今晚下榻的Tarangi小镇的汽车旅馆,这时天色已黑… Click photos below or go […]


Upper Huia Dam Track to Christies Track to Upper Nihotupu Walk to Ian Wells Track to Cutty Grass Track loop in Waitakere Ranges

Trails: Upper Huia Dam Track Piha Rd car park – Upper Huia Dam Track – Upper Huia Dam – Huia Dam Road – Tunnel – Christies Track – Upper Nihotupu Dam – Upper Nihotupu Walk – Ian Wells Track – Cutty Grass Track – Anawhata Road – Piha Road – Car park. […]


Long Bay Coastal Track in Auckland

Long Bay Coastal Track in Long Bay Regional Park starts from very end of the famous Long Bay Beach park until Okura River. Recommend walk Nature Trail first which take you through the beautiful birds paradise wetland and native bush. Out of this short Nature Trail, continue the Coastal Track […]


Whakatiwai Track and Workman Track in Hunua Ranges

Trails: Whakatiwai Track East Coast Road end car park – Whakatiwai Track – Junction of Whakatiwai Track, Workman Track and Waharau Ridge Track – Workman Track – Campsite – Workman Track – Mt Workman – Return back the same way to car park. 2015 V day romantic (not really…) celebration tramping… No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