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爬山日记:2013年圣诞假期南岛NELSON八日步道 – 第一天


新西兰徒步日记: 2013年圣诞假期南岛NELSON八日步道第一天 2013年12月28号周六

几个月前就开始准备的南岛11天爬山计划今天终于要成行了。一大早5点我们就起床了,草草吃了早餐便匆忙驾车驶向机场,我们将乘坐7:05分从奥克 兰到Nelson的航班。途中Derek打开GPS,准备按事先设定好的地址去机场附近的存车场,那里的shuttle bus将送我们到机场。

正当我们按事先准备好的一步步进行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GPS“放假”了!屏幕上一片空白!Derek一边开车一边不停地按着触摸屏,但始终没有 地图显示出来。“用手机的Google Map”Derek对我说,我立即打开手机,可谁知手机的地图里始终没有我们的GPS定位!正在思索着该怎么办时,前面的车越开越慢,最后干脆停了下来, 几辆警车挡在那里,去机场的路被封了!真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不知前方发生了什么事,一个警察在路上指挥着。不久车流又开始慢慢移动了,不幸的是所有车都得改道而行,离开了通往机场的高速路。这下可糟了!素来沉着冷静的Derek也慌了神儿了,这时我也着急了,噌地抽出Derek事先打印好的地图,边看地图边看路牌,我不断告诫他“calming down,calming down”,“先跟着前面的车走,估计这些车都是去机场的”。我们跟着前面的车开了一段路后就不得不停下来查地图,因为我们要去存车场而不是机场。

东拐西绕地终于到了存车场,已经是6:30了,从办公室走出一个中年男子,Derek告诉他我们的航班时间,他说:你们可能赶不上了,我们的shuttle bus至少8分钟后回来,带你们去机场又要花8分钟,如果你们自己开去机场还能赶上。我心想这不是废话吗?自己开过去车放那里啊?"听天由命"吧,我们俩决定等在这里。

停好了车,卸下背包,刚办完手续,shuttle bus回来了,"天助我也"!我们连滚带爬上车。与我们一同上来的还有另一位洋人小伙,司机了解到我们的情况后告诉其他人留下等下班车,然后迅速载着我们三人飞奔机场。司机说先送我们去国内机场,再送那小伙子去国际机场,因为他的时间比我们富裕一些,小伙子欣然同意,真感谢他们!

我们慌忙地跑进机场,仓促地办完了手续,托运了背包,之后却发现登机卡上没有GATE号,我们俩一头雾水。肯定是看到我们俩紧张的神情,一个中年白人妇女便走过来问我们要不要帮忙,我们告诉她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可我们还不知道在哪里登机,她的样子比我们还急。顺着她指的方向我们找到了登机口,可登机口异常安静,奇怪呀!正当我们俩东张西望迷茫地寻找任何线索时,旁边坐着的另一位中年白人妇女问我们:你们是去Nelson吗?我们说:是呀,7:05的那班飞机,她说:不用急了,晚点50分钟。再仔细看墙上的航班表时,确实写着7:55起飞,真叫人哭笑不得!

飞机是螺旋桨的小型客机,我们还是头一次坐,有些紧张。我数了数一共16排坐,每排左右两边各2人, 中间有过道,加上一个驾驶员和两个空姐,才67人,飞机上好像只有我们两个亚洲人。

大约一小时零十分我们顺利到达Nelson,拿到行李后,Derek打电话给租车公司,很快我们就办完了手续取了车。开车前打开GPS,发现还是没有显示,因为要赶在中午退潮时开到150公里远的Wharariki海滩,时间非常紧。我对Derek说:我们祷告吧?现在只有求主帮助了,他说:好!你赶快祷告吧。我低下头祷告,几乎是我讲"阿门"的同时,他手中的GPS"嘟"的一声跳出了地图和导航箭头!我们惊讶地相互看着,感谢主!我们异口同声地说。

路上我们俩回顾今天一早的经历,虽说是"屋漏逢雨、船迟遇风",但我们什么也没损失,什么都没耽误,感谢主的保守,也赞叹新西兰人助人为乐的风尚。

Wharariki海滩步道

我们从NELSON机场附近驱车3个小时来到了Wharariki海滩步道入口的停车场。走过一片覆盖着毛茸茸黄绿色植被(Marram Grass 滨草)的沙丘,20分钟后,一片被无际的大海环抱着的白色沙滩呈现在我们眼前,它在蓝蓝的海水映衬下越显得洁白。蜿蜒起伏的沙丘在微风的轻拂下表面留下一 层层细细可爱的条纹,看起来很象柔软的灯芯绒布料,使沙滩看起来更加漂亮。走在柔软的白色细沙上,一步一个深深的脚印,真不如走在坚硬的土路上省力。沙滩 的好处是怎么摔都不会受伤,有时还真想摔倒在沙滩上,感受一下孩子般的玩法。

海中离沙滩很近的两个迷你小岛”Archway Islands” (其实说巨大的岩石更贴切些)似乎在和白沙滩争宠。阔步在沙滩上,我们追逐着随角度而变化多姿的小岛,某个角度看它们就是两块不规则的巨石,边走边回头 看,忽地跳出一个洞,两个洞,三个洞!洞是通透的,如同三个拱门。有时看两个小岛部分重叠,相互依偎,如同一对情侣;而有时两岛分离,各分秋色,一个象森 严的古堡,一个象坚强的”守护者”…

退了潮的海滩又宽又长。我们走到海滩的一头,这里怪状的岩礁堆叠在一起,表面极其粗糙,岸边的岩石经年被海水冲刷侵蚀,形成很多的洞穴。进洞中时可 要小心别撞上海豹噢!这里有一个称为”stone bridge”的巨大石洞犹如拱桥一般,通过石洞两边观望的景色迥然各异。我和Derek爬上”石桥”下的礁石上,举起手犹如”超人”一样”撑住石桥”。 还有一个石洞通向大海,透亮的部分很像半叶小舟,与它在水中倒影的另一半相连就构成一叶完整的竖立着的小舟了,很有一番诗意呐!

点击这张照片进入像册,欣赏该步道的所有照片。点击查看具体线路 Wharariki Beach Track to Hilltop Track to Pillar Point Track loop in Puponga Golden Bay

Wharariki Beach Track to Hilltop Track to Pillar Point Track loop in Puponga Golden Bay

Wharariki Beach Track to Hilltop Track to Pillar Point Track loop in Puponga Golden Bay

沿着海边的峻峭石崖巍峨耸立,站在远处从崖间望出去,形似巨大的玻璃杯,风景寓于杯中的感觉,杯底是海水,杯中是蓝天,最上面就是天上的白云了。我 跑去石崖脚下,Derek为我拍照,结果我变成了巨大杯底的一粒小石子,渺小的可怜。我和Derek流连忘返于嶙峋的怪石中、奇异的石洞中、峻峭的石崖 间,一时间感觉到自然如此的美妙,犹如置身于石砌的迷宫之中。

折返回来走到海滩的另一头,有一处礁石围起形成的蓝绿色水潭,漾漾的柔波带给人以恬静。潭的不远处一只成年的海豹如桶滚一样懒洋洋地躺着晒太阳,另有一只小海豹爬在附近的岩缝中歇息。它们的皮毛的颜色如同海滩上的礁石色,真是很好的伪装,一不留神就会漏掉它们!

海滩另一边的尽头是Hilltop步道的开始,它弯弯曲曲向上爬行,穿过田野直到pillar point的灯塔。这条步道大部分都在悬崖的边上,岩壁下面是幽蓝的海水。走在崖边的步道上,抬头望去,蓝蓝的天空中挂着一串串白云,从大到小排成一队! 远眺天水交融,很难分清界限,偶尔一两枝Red Flax Flower(红色亚麻花)从悬崖的最边际挺出,点缀着这美丽的景色!
我们走过CAPE FAREWELL,继续前行走过灯塔直到一个观景点,很远处又一个月牙形白色沙滩跳入眼帘,那里就是形似KIWI鸟嘴的Farewell Spit。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不能再继续前行,之后回到灯塔再经Pillar Point步道准备绕道公路回停车场。从公路回到停车场大约要走2公里,这是条汽车过后尘土飞扬的石子路,大概要走30分钟。再次感谢主!我们非常幸运地 搭上一对欧洲青年男女的车几分钟便回到了停车场。

紧接着我们又驱车3小时在晚上8:10赶到了NELSON的一家背包客旅馆,Derek去check in, 我留在车里等。一会儿功夫,他跑了出来,说经理正忙着给客人们分发免费巧克力布丁,要等一等,我们可以先排队领布丁。于是他又进去领来了两份布丁。西餐里布丁属饭后甜点,我们早就饥肠辘辘,哪里还管什么饭前饭后,于是就在车里吃开了巧克力布丁,还别说,主人做得巧克力布丁真好吃呀!

点击查看具体线路 Wharariki Beach Track to Hilltop Track to Pillar Point Track loop in Puponga Golden Bay

吃过晚饭洗过澡,我们很快就呼呼地睡着了。突然fire alarm疯子似的狂叫,Derek拍打着我,他蒙头蒙脑地以为是我在梦中惊叫,之后才反应过来是fire alarm,我们俩一骨碌爬起来,打开门准备往外跑,楼道里唏唏嗦嗦的脚步声和叽叽喳喳说话声,许多人从房间了跑到了楼道,一个白人女孩子喊 道:”that’s ok, that’s ok”,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管他呢,于是我们又回到床上。受了一天的刺激,精神和体力都很疲惫,一沾枕头就熟睡了。

Say something whatever you like or don't like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