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爬山日记: 南岛NELSON八日步道第六天Abel Tasman Coast Track大步道


新西兰徒步日记: 南岛NELSON八日步道第六天Abel Tasman Coast Track 大步道第一天,Totaranui Beach 02/01/2014 (Ping)

Abel Tasman Coast Track大步道位于新西兰南岛Nelson附近的Abel Tasman National Park。它那诱人的金色沙滩、水晶般清澈的海水和茂密的森林引来全世界无数热爱自然风光和户外运动者们的青睐,它也是新西兰九大步道之一。

早晨匆匆收拾行装,驾车离开NELSON朝着Marahau驶去。这三天的健行我们将要睡在帐篷里,所以除了带睡袋外,还要带睡垫、帐篷以及野炊用的炉子和燃料。昨晚Derek从Queen Charlotte Sound回来的路上有去加油站买燃料,但没有我们要的那种,就将就买了另一种燃料。途中Derek说他还是不放心昨天买的燃料,于是当我们路过一个加油站时Derek急忙下车去碰运气,结果买到了我们所需的那种燃料。

清晨繁忙的码头给人以"一日之际在于晨"的感觉。大型拖拉机拖着船"争先恐后"地从四面八方开到码头,脱去钩后,有人开走拖拉机,留下一个船长开船。游客们一大早为了赶着上船,也络绎不绝地开着车纷纷来到码头。Derek办理登记手续后去存车,在停车场里手忙脚乱地灌装了今天路上买的燃料后,我们背起大背包疾速向码头的停船跑去。

码头上等待出发的船上都坐满了人,也不知我们该坐那条,正在慌忙寻找中,一个中年洋人男子左手拿个夹子,右手持支笔,口里喊着:“Derek, Derek”!我们赶快边回答边向他跑去,他高声地说:“I am looking for you! (我正在找你)”,之后告诉我们坐哪条船哪个位置背包放在哪里,听明白后我们俩就爬上了船,穿好了救生衣。随后船夫也上来,又点了名字确认没有漏掉什么人,于是大声叫到:Rush Hour Marahau! 话音一落,船便启航了。

船在海中航行了近一个小时。船夫性格爽朗,技术娴熟,每到一个景点他都会认真流利地讲解,不时还幽默几句,包括历史事件、人文地貌和生物植物特点等相关的知识,非常详细,他既是船夫又是导游。我们俩坐在最前一排,视野最好,在他讲解的空当,还会跟我们聊上几句。这时的我才真正有"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来之前了解了一点点当地的相关知识,还以为足够了,听船夫一讲,感觉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好奇心驱使我专心地听,但因为英文不够好,还是一知半解,真遗憾!

这里美丽的海湾一个接着一个,在一个海湾,我看到一对情侣在朝霞中坐在一个被海水漂洗的白白净净的树干上,窃窃私语,那浪漫惬意的情景真令人陶醉…!不觉中来到了本次航行的最远站点 – Totananui Beach。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下船,船夫扶着我淌着海水走上岸,船上的人都纷纷祝福我们俩: Have a great trip!

我们很快找到了今晚将要过夜的露营地,选好一个非常避风的地方,麻利利儿地支好帐篷后就出发了,时间几近中午了,还要走20多公里的路呢。

一路上我走在Derek的后面,一股强烈的燃料味伴着我,Derek说可能是换燃料时太仓促,一些燃料渗漏到了背包里。走着闻着,让我记起了什么,这种燃料味"似曾相识",是小时候在哪闻到过。边走边想,终于想起来了,学龄前有两次去乡下串亲戚,到了晚上没有电灯,他们用煤油灯照亮。我记得当时的情景,煤油灯最上面像个浅浅的小碗,有一条粗粗长长的棉线,浸满了煤油,一头泡在油里,一头露出碗边,用洋火点着这头,就发出昏黄的光来,同时也有一股黑烟和味道冒出来,就是这种味儿!我便问Derek: 你知道昨天你买的是什么燃料吗?他回答说:不知道。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地告诉他,那是煤油!

伴着散不去的煤油味儿,我们欣赏着一路迷人的景色!大约6个半小时后终于回到了露营地。饥肠辘辘的我们即刻拿出炉子准备晚饭,这时Derek才发现燃料罐有泄漏,即打不开也关不严,因为上船前很着急,螺纹没对准就拧上去了,一路上在漏油,怪不得让我闻了一路的臭味。Derek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搞定,点燃炉子时,一股大火夹着黑烟冒了出来,臭味更浓烈了,美丽秀气的炉子被熏得黑黑的,惨不忍睹!烧了近一分钟,才变成正常大小和颜色的火苗。Derek告诉我,刚才是在烧罐子里残留的煤油。因为后来买的燃料没有味道,几周前去Coromandel时用过。好在燃料漏掉的不多,节省点还应该够明后两天用的。

Abel Tasman Coast Track

Abel Tasman Coast Track

我们吃过晚饭,收拾好了炉具和餐具,正准备进帐篷里休息,一个穿着制服的洋人小伙走过来,他是这里的Warden,他对我们说:“今晚的风很大,你们这个位置不合适,要换到那边”。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哎呀,那地方能行吗?看着像风口,紧挨着通向海边沙滩的路。我俩犹豫不绝,悲哀自己怎么又没有选对地方,又有些怀疑那人的话。思来想去还是人家有经验,知道风向风速,结果还是搬到了那人指示的地方。

那人说得还真对,我们搬过去不久就起了大风,又去老地方感受了一下风势,的确新位置的风势比老位置小许多哎!晚上的风很大,还夹着小雨,但我们的帐蓬“巍然不动”,我俩钻进了帐蓬,“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很快就呼呼地酣睡了。

Say something whatever you like or don't like this post!